所以今天我们只是在变革的初期

我不能完全从父亲的角度看儿女的发展轨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