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要交房租啊!这是最大的弊端了。天天要算房租物业水电煤气费,有时候还想在自己的小屋里添置一些东西,哪儿都需要钱。父母给我的生活费早就见底了,所以我只好出去打打工,不过我觉得这也挺锻炼人的。”沈末说。

从过往业绩增速上看(如下图),澳优5782年的营业收入虽有两位数的增长,但增速相较于5782年的22.22%有所回落;而归属股东净利润收入增速则保持高增速的态势;其因不排除澳优提升自有品牌奶粉产品销量的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