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被告特朗普讲话时,他紧握住约翰逊女士的手,向她倾过身去。他靠得足够近,她的皮肤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鼻息,”诉讼书说,“约翰逊突然意识到,被告特朗普试图亲她的嘴。她试图转头来避免这种情况,被告特朗普还是吻了她一下,这个吻就落在她的嘴角上。”

25日,约翰逊在坦帕联邦法院对特朗普及其总统竞选团队提起诉讼指控。诉讼声称,“然而,对于被告特朗普来说,约翰逊女士只不过是一种他认为有权主宰和羞辱的对象。就像他和其他许多女性一样。被告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工作活动中,未经她的同意,在众多竞选官员面前亲吻了约翰逊女士,这有违礼仪和隐私规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