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中国政府需要为华为这样的公司受到公平对待而做出努力,要看到这样的公平对待涉及中国的重大利益,值得我们为此而动用各种资源。那种认为华为是民营企业,中国政府没有理由对其进行庇护的说法幼稚而浅薄,与各大国保护本国企业的通行做法格格不入。

基本面领先指标主要有社融增速/信贷余额增速、PMI指数、基建投资增速、地产销售面积增速、汽车销量增速等5项指标,2005年、2008年、2012年、2014-2016年牛市启动或者大反弹行情启动时,均是3个及以上领先指标改善后市场底才出现,但是目前只有社融指标改善。外资类的长线价值型资金的提前配置有可能会使得市场底提前,关键还是看未来一段时间基本面领先指标能否企稳,如企稳,抢跑成功,否则市场仍可能折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