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硬核”科幻片逆袭,喜剧哑火?

一心扑在工作中,章秋芳一年也很难回一次黄陂的老家,母亲想念女儿,常转两次车,来市区看她,每次,母女俩都蹲在路边讲会话。章秋芳也想留母亲住上一夜,但考虑到次日要早早起床工作就只好把母亲送走。